两种文化的碰撞交融:浅析“控制”美国的犹太人与美国犹太文化

原标题:两种文化的碰撞交融:浅析“控制”美国的犹太人与美国犹太文化美国的犹太人约有600万左右,仅占美国总人口的2.3%,但就是这样一个少数族裔却“控制”着华尔... ...

原标题:两种文化的碰撞交融:浅析“控制”美国的犹太人与美国犹太文化

美国的犹太人约有600万左右,仅占美国总人口的2.3%,但就是这样一个少数族裔却“控制”着华尔街,“统治”着好莱坞,甚至“操纵”着全美新闻媒体。

说起美国犹太人的成功似乎有些抽象,而要历数美国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界的精英,你会发现他们中间有那么多人属犹太裔血统。

政治领域

本世纪初,犹太人开始进入美国政界上层。第一位成为内阁部长的犹太人是奥斯加·斯特拉斯。他在1906-1909年间任政府商务和劳工部长。此后,越来越多的犹太人进入政界高层,其中较有影响的有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财政部长亨利·摩根索、尼克松和福特两任总统任内的国务郷亨利·基辛格、卡特总统任内的财政部长迈克尔·布鲁门萨尔等。

在克林顿政府中的5位重要高层人物都是犹太裔,他们是: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国防部长科恩、财政部长鲁宾、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伯杰。而当时各大州和重要城市的州长市长中也有许多犹太人。路易斯?布兰代斯曾担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达23年之久。在1998年选出的美国第106届国会中,犹太裔众议员23人,参议员11人。

经济领域

在社会经济领域,经过几代人的奋斗,多数美国犹太人已成为中产阶级,这些人分布在工商、金融等技术岗位上,只有1%的人仍是非熟练工人。据1988年的调査,在美国有47%的犹太人年收入在4万美元以上,而在非犹太人中,只有25%的人能达到这一水平。在本世纪上半叶,犹太工商业家已经在服装业和百货零售业中居于统治地位。

二战结束后,他们进一步控制了皮毛业并在粮食加工、电子、餐饮、娱乐、钢铁、石油、化工等领域的实力日益增强。特别是犹太金融家在美国金融界的实力首屈一指。其中如库恩·洛伯公司、塞利格曼公司、莱曼兄弟公司、拉扎德兄弟公司等都是金融业颇具影响的巨头。还有两位犹太人,因其对世界金融界的巨大影响,知名度甚至不亚于美国总统,一位是长期担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的艾伦·格林斯潘,另一位是拥有实力雄厚的量子基金、被称为世界头号金融“倒爷”的乔治·索罗斯。

科技文化领域

在科技文化领域,犹太知识精英们的作用特别突出。对美国最有影响的文化人中,有一半是犹太人。到80年代初,在获诺贝尔奖的一百多名美国学者中,有近半数是犹太人及其后裔。在美国东部的名牌大学中,30%的教授是犹太人。而在律师界,每4名律师就有一位是犹太人。新闻出版界的犹太名人更是灿若群星。如沃尔特·李普曼、约翰·奥克斯、西奥多·怀特等。《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最早是由犹太家族创办的。曾任美联社董事会主席唐纳德·纽豪斯也是犹太人。

电影业

美国的电影业可以说是犹太人奠基的,几乎所有大制片公司的创办者都属犹太裔,如华纳公司的华纳四兄弟、派拉蒙公司的阿道夫·祖柯、米高梅公司的路易斯·梅耶、塞缪尔·戈德温等。还有近几十年活跃在好莱坞的美国当代喜剧电影大师伍迪·艾伦,以及红透世界的导演斯皮尔伯格,这些犹太裔人的卓越贡献使美国的电影业熠熠生辉。在好莱坞,犹太裔成分达到了这样的地步:在那里的非犹太人常感到自己是“外人”。

文学艺术领域

犹太人在文学、戏剧、音乐等方面的成就也十分辉煌,他们中间有美国一代音乐宗师科普兰,世界小提琴大师梅纽因。有人统计,在当代美国的一流作家中,犹太裔人占了 60%以上,其中最著名的有肖尔·贝娄、伊萨克·辛格、欧文·肖等。

从文化角度分析美国吸引犹太人的原因

从1654年第一批来自巴西的犹太人定居新阿姆斯特丹(即后来的纽约市)算起,犹太移民登上北美大陆已有300余年的历史他们在美国这片广袤而又富庶的土地上辛勤劳作,在充满荆棘的道路上艰难跋涉,终于从一个小的移民团体发展成为美国社会的中坚力量。

目前全世纪约有1300万犹太人,定居美国的约占这一总数的一半。是什么原因吸引犹太人纷纷前往美国,并成为令美国其它族裔望其项背的一群成功者?这恐怕要从美国文化同古老的犹太文化的默契融合谈起。

犹太民族是曾向世界贡献过《圣经》、为人类文明做出过独特贡献的古老民族,但在近2000年的时间里,他们因失去家园而被迫在世界各地迁徙流浪、饱受屈辱,特别在欧洲各地所受的歧视、虐待、甚至种族灭绝式的屠杀,令整个民族刻骨难忘。

19世纪,当大批犹太人抵达美国时,他们发现这里是一个与欧洲完全不同的“新大陆”,在这片土地上,没有欧洲那么多的旧传统和历史包袱,它对所有外来者敞开大门,充满着自由竞争而又注重实效和功利。正是在这样一种宽松的环境里,多灾多难的犹太民族找到了可以尽情挥发聪明才智的舞台。拥有几千年历史文化底蕴、并崇尚知识重视教育的犹太人在进入美国社会后,没有简单地排斥或一味地附庸年轻的美国文化,而是在与这种文化和价值观的相互碰撞交融中,逐步形成了一种新的文化形态——美国犹太文化,它推动着犹太人在充满激烈竞争的美国社会里不仅稳固地占有了一席之地,而且逐步成为这个社会中举足轻重的力量,这也是美国犹太人成功的秘诀所在。

美国犹太文化坚持了传统的犹太意识,使犹太族裔具有更强的内聚力。这种传统意识比美国白人新教文化、非洲裔(黑人)文化、拉丁美洲裔文化和亚裔文化都要强得多。从几件事情可以看到传统意识的力量:犹太教派中的正统派笃信救世主,甚至不与其他敎派往来,却能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中生存发展,这种宗教文化现象在其他族裔中是罕见的;以重建犹太国家、复兴犹太民族为宗旨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能在美国发展壮大,得到美国绝大多数犹太人的支持,这种政治文化现象,也是其他族裔中所没有的;而对美国犹太人的传统意识最具渗透力和震撼力的要属二战中对犹太人的野蛮大居屠杀。在今日美国,犹太人中年轻的一代对大屠杀的了解远比对其他任何一段犹太历史的了解要深刻得多,年复一年举行的纪念大屠杀受害者的活动及各种展览、电影、文学作品和学术讨论会,成了使美国犹太人不断增强民族认同感的巨大推动力,而这种推动力也是美国各族裔中所仅见的。

其次美国犹太文化具有强烈的自由主义倾向,这种倾向往往赢得社会中下层人的赞同,代表着一种进步的潮流。绝大多数美国犹太人或其先辈,都是因逃避宗敎和种族迫害而从欧洲来到美国的,他们抱着追求平等和自由的憧憬,与美国文化中固有的自由主义和多元民主相融合,形成了美国犹太文化中强烈的自由主义色彩。犹太人中支持社会平等的力量较强,美国各大工会的早期领导人中有不少是犹太裔人士,美国服装工人联合会、国际妇女服装工人联盟等组织就是以犹太工运积极分子为核心建立起来的。即使在今天,大多数犹太人已跻身为中产阶层,支持社会平等的力量仍在犹太人中占多数。另外犹太人普遍主张男女平等,主张堕胎自由,他们始终站在捍卫种族平等的最前列,并在除以色列问题以外的多数外交问题上持自由主义观点。

第三美国犹太文化包含有一种特别活跃的政治参与机制,使犹太社团成为各派政治力量必须借重的力量。他们通过积极参加选举、提供政治捐款、发挥舆论工具的作用以及通过院外集团施加影响来实现政治参与。据统计,在美国的各大族裔中,犹太人的投票率最高;由于犹太社团所拥有的百万富翁比其他族裔要多,因此犹太人又是各种利益集团获取政治资助的主要来源;新闻出版界是犹太人最具影响力的领域之一,舆论界的“犹太帮”在事关犹太人或以色列利益的争论中常常步调一致地发挥出难以估量的作用;而美国的院外集团中的犹太院外集团,又是组织最严密、活动效率最高的,他们甚至是一个与全美国各犹太组织和社团保持密切联系的网络,通过这个网络可以影响犹太选民、国会议员、政府官员、直至白宫。近年来美国犹太人的参政领域已由国内扩展到以色列,以至以色列报纸在大选前要问这样的问题:“如果美国犹太人可以投票,他们会选谁?”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商丘资讯网_资讯头条最新消息_实时资讯_娱乐资讯头条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